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桥水边泊雅客

曾经 渴求真理 历练 苦难岁月 终于 重获真知

 
 
 

日志

 
 

【转载】中日军事素养比较。  

2014-09-04 21:23: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弘天庐《中日军事素养比较。》
博主注:在纪念抗曰战争胜利69周年的日子里,能读到"弘天庐"这样的文章,觉得特别有益,我们民族要觉醒、苦练内功,不断强大,才是自立于世界之林的根本道理!转引来教肓自巳,激励同胞!

            周三是固定发文的日子,本来,今天计划的是一篇赞誉日本百姓国民素质的文章。但昨天各大媒体都说今天要隆重纪念抗战胜利69周年,显然,这样的文章就不合时宜了。于是,还是应景,改换一篇写抗战的,在这纪念胜利的日子里,要让国人知道,那场战争的胜利有多么艰难。

        其实,69年时间并不太长,那场抗战,许多当事人至今也都活着。本来,那段历史不应该这么一本糊涂账。但是,由于我们六十多年来一贯制的“古为今用”和“史为党用”的愚民政策,采用了遮蔽、选择和篡改的历史教育宣传方式,再加上百姓进化不完全,智商普遍较低,性情特别愚蠢,对伪历史毫无鉴别能力,以致如今年轻一代大多人根本不知道抗战是如何胜的,即使贵为共和国少将的张召忠,罗援之流,都一直在央视的银屏前厚颜无耻地宣传“地道战”,“地雷战”,“全民参战”,让许多百姓都真的以为战胜日本人的就是这么一群衣衫褴褛的叫花子。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更是浓墨重彩地以艺术手法叙述了一个正规军不如叫花子的传奇,把中国人极度傻逼的一面纤毫毕现地展示给了世界人民,丢尽了民族的脸面。

        我们现在要想了解抗战,在当今的官媒上是很难直接看到真相的。只能在非主流的媒体里面找。抗战胜利后,一位名叫方诚的国民党将领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写过一本名叫《八年抗战小史》的书,意图总结经验,明辨得失。该书于一九四六年在昆明出版,受到李根源、陈诚等国民党元老和亲历战争一线将领的高度肯定。方先生在书中条分缕析,总结了与打仗胜负要素相关的二十三个方面,对中日两军的军事素养进行详尽比较。比较结果,除领袖英明全民抗战两条外,日军在其余的二十一条竟然全面优于华军。例如第二条敌中级以上官佐,其战术修养比我高一至二级,下级军官比我高二至三级;至于士兵素质,我简直不能与敌相比。”也就是说,越到基层差距越大,而这个互为颠倒的塔形反差图形,体现的正是两国基本国民素质间的巨大差距。

    又如第十三条独立作战精神;我军一连有时尚不能独立作战,敌兵一班甚至一名,担任搜索、掩护与阻击时,常能发生很大效用。第一次南宁作战,我军追击数师,因受敌一班掩护之兵力,而迟滞数小时前进。结论就作用而言,敌兵可望以一当五、当十,我军若无五倍十倍优于敌人,则不能歼敌……”。我们中国文人常用“以一当十”形容一个人的勇敢善战,但那是一个夸张的说法,一般只在武侠电影里才能出现。但当年的日军对中国士兵的优势就是有这么大,不是中国士兵不想打败日军,实在是没这个能力,网上曾见过一篇叫《杀死一个日军有多么难》的文章,这里道出的才是实情。

        抗战末期,中国远征军左翼战线的攻势是在三十架美军B-29对松山的狂轰滥炸中拉开序幕的。一九四四年六月一日凌晨,第十一集团军一个加强师强渡怒江,随即开始仰攻松山。据侦查报告,松山守敌约有三、四百人,火炮五门,机枪十余挺,以腊孟寨、大垭口、阴登山、滚龙坡 和松山主峰子高地等处为主要阵地。考虑松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宋希濂命令第七十一军二十八师主攻松山,以该军另外两师绕过松山进攻龙陵,切断龙陵之敌对松山的增援。若以兵力论,国军约为日军三十倍,另有两个整编军随时准备增援,取胜当万无一失。因此第七十一军中将军长锺彬亲随第二十八师渡江督战。战斗一开始,仗着炮火和空中优势的国军便气势汹汹地扑向 腊孟寨外围山头。锺军长从望远镜里看得清楚,他的穿土布军装的士兵猫著腰,好像灰色的蚁群顺著山谷和山坡的缝隙慢慢 蠕动,渐渐接近敌人阵地。山大,坡陡,飞机和大炮早把腊孟寨犁成一片焦土。士兵们端着枪警觉地前进,或匍匐,或跳跃,或不断鸣枪壮胆。他们等待敌人出现。五百公尺,敌人沉默着;两百公尺,敌人仍然沉默着。越接进山头,这种沉默越发显得阴险和不祥。莫非敌人在耍什么花招?锺军长头脑中刚刚闪过一丝疑惑,立即被自己否定。无论如何,敌人只有一支小小的守备队,难道三、四百人能够打败一个师加上飞机大炮的进攻么?锺军长身经百战,对自己的战争常识深信不疑。但敌人的出现不幸打破了中国将军的乐观信念。地雷爆炸。手榴弹爆炸。阵地上腾起的黑烟吞没了士兵灰色的身影,无数烟柱此起彼落,中国将士成片死亡的阴影渐渐遮没了天空——

      松山攻坚战打了三个多月,国军以飞机大炮的武器优势对付三八大盖和歪把子机枪的日军,以1:6.5的伤亡比例终于拿下阵地。一个小小的松山城竟然让国军二百多个军官和二万多名士兵丧生于弹丸之地。

     日军假如都如抗战剧里那样容易消灭,我们何必苦等八年?!那些抗战剧的编导们,在这个纪念抗战胜利的日子里,我求求你们,不要再侮辱抗战先烈的英勇和智商了。



附:国民政府设立的松山战役纪念碑轶事:

·                    松山战役第八军阵亡将士纪念碑、松山阵亡将士移葬记略碑

位于松山大垭口。19449月,松山战役结束后,第8军在松山大垭口建有阵亡将士公墓,纪念碑。在老人回忆里,当年松山山道两边整齐排列着装满泥土的汽油桶,每个油桶上放着一盆鲜花,鲜花边上,插着写有阵亡者姓名的小木片。194712月,烈士遗骨移葬至云南保山市易罗池畔。松山公墓原址处,纪念碑仍存。另建有松山阵亡将士移葬记略碑,落款云南省警备司令、前第八军军长何绍周题中华民国三十六年十二月。碑文:民国三十三年秋,我第八军奉命收复滇西,血战百余日,伤亡官兵6000余人,始尽全功,当时弃葬之忠骸,已移殡保山南郊易罗池畔。(参见《云南文物古迹大全》,第641页)上世纪60年代,这个阵亡将士公墓被彻底摧毁。刻有烈士姓名的石碑,先是被人砸成两截,然后被抬到小学里做石阶,刻着烈士名字的那面正好朝上,顽童们的小脚无数次地在石碑上踩来踩去,上面的名字日渐模糊,直到再也看不清楚。

·                    陆军第八军滇西战役阵亡将士公墓、陆军第八军滇西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

位于云南保山易罗池畔。系194712月从松山大垭口原公墓迁葬而来。据朱理嘉回忆,公墓在纪念碑南略高处,为方形。墓前有石祭台,距纪念碑约十余米。墓和碑均用五面石砌成。面向易罗池,庄严肃穆。正面墓碑中央为陆军第八军滇西战役阵亡将士公墓,旁边为前陆军第八军军长何绍周题。墓顶出沿下有白崇禧的题诗:东夷肆虐来侵我邦,嗟尔多士效命严疆,松山一战我武维扬,寇气既靖六合重光墓侧面及后面刻有第八军在松山战役中阵亡的三千八百多位将士,其中排以上军官均有姓名籍贯,士兵则刻有各建制单位的阵亡人数。墓另一侧的碑文记述了第八军攻克松山的始末。纪念碑也为方形,碑正面直排为陆军第八军滇西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另一边是建墓年月。公墓和纪念碑后均遭受破坏。现原址重建纪念碑,但题名改为滇西抗日战争纪念碑。其实此处埋葬和纪念的本是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八军滇西战役阵亡将士公墓陆军第八军滇西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

·                    陆军第八军滇西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

1947年,原第8军军长、后任昆明警备总司令的何绍周,原副军长、后任第8军军长的李弥以及云南各界人士等,在云南昆明市圆通山公园修建了一座陆军第八军滇西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背面署名何绍周、李弥等等。正面刻有碑文:岛寇荼毒,痛及滇西。谁无血气,忍弃边陲。桓桓将士,不顾艰危。十荡十决,甘死如饴。瘗忠有圹,名勒丰碑。懔懔大义,昭示来兹昆明第8军滇西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文革时,此墓碑遭到破坏,现只残存碑基底座和围栏,基座上面还被放了一架歼击机供人观赏,痛惜原状不再。

·                    陆军第八军第一百零叁师抗战阵亡将士墓。位于松山山顶,落款是103师师长熊绶春,至今仍存。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