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桥水边泊雅客

曾经 渴求真理 历练 苦难岁月 终于 重获真知

 
 
 

日志

 
 

【转载】人貌和字貌  

2014-02-23 18:01: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chy195603《人貌和字貌》

前几天看一档法制节目,述说了一个发生在武汉的八年陈案,破案的关键竟然是几个笔迹专家。他们根据罪犯留下的几张碎纸上经过刻意伪装的字迹,描绘出了罪犯智商较高的性格特征和一线从教的职业特征,从而让警察的排查范围缩小到案发地的两所学校,在这两所学校的教师档案中很快找出了同质笔迹,从而抓住了罪犯。这个经典案例告诉我们的结论是:各人的字貌和指纹一样,具有独特性和唯一性;人貌与字貌间有着某种必然的联系,字貌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读出人貌的许多信息。这个结论是字迹学在现代刑侦学在上所取得的重大理论和实战成果。这个成果让我想起了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一件事,当时学术界掀起了一阵《兰亭序》真伪的讨论,参与讨论的都是作家和文人,比如郭沫若,高二适等,由于所用的理论工具都是主观印象,结果当然是谁也说服不了谁。这争论假如换成那些搞刑侦的字迹学家,我想,结果大概会更令人信服,更接近真相,更具权威。

 其实,中国古来即有“以字观人”的习惯的,但品味和经验大多停步在审美和道德层面,得出的结论却往往与事实不符,其实不是“以字观人”的道理不对,而是用错了地方。比如,我们的观念里好字应该是好人写的,于是许多有大宋遗民意识的文人就贬斥降元的赵孟頫的字是一副媚态,是汉奸的字,把绝顶好字硬生生贬为下品;蔡京因为是著名奸臣,就把他从宋四家的名单中一笔勾销,闭着眼睛拒不承认坏人也可写好字的事实;老猫其实一笔无根无底的烂字,马屁精们却捧为"独树一帜",习惯性地以字抬人。

又比如我们看到一笔漂亮的好字,通常会引发这一定出于美男或靓女之手的联想,但一见真人却往往让你作呕,武则天就被她的习惯性思维骗了一次。唐朝欧阳询的字糅刚劲与妩媚于一体,顶级的好字,是千年不易的范本。但据历史记载,欧阳询长成了一付猥琐男的相貌,尖嘴猴腮,似乎返祖,像一头类人猿,喜欢穿一身白风衣,真是典型的沐猴而冠,难看极了,被喜欢看美男上朝的武则天赶出朝廷,说是有损大唐朝堂风景,是有碍观瞻的标本,可怜的欧阳询只能怪父母挑了一个打雷天干好事,下种挑错了时间。另外,我在博客也多次秀书法,颇得博友好评,赞为刚劲妩媚,一派婉约。自视也高,自诩博中敢亮书法的,我当第一。由此有些朋友依据字貌的“婉约”,便把我的长相定位在“奶油”,这当然也是错的,人貌和字貌真的不能做等同观。

 但这并不排斥字貌能读出人貌信息的道理,字貌反映人貌的性格信息,还是比较真确的。比如,有人比较过jiang和老猫的字,说老jiang的字“中规中矩”,老猫的字“无法无天”,这个“中规中矩”和“无法无天”,其实就是这两个人性格和从政方式的写照。政治家都会不择手段地干些坏事,但老jiang做坏事是有底线的,他敬奉孙中山,便一生以孙中山的主义为主义,著述不少,却并不另立门户。他杀GCD当然也不眨眼,但对待党内斗争,他就是“同志”的态度,很讲道理。比如汪精卫常年觊觎他的老大位子,是他公开的政敌,但直到汪精卫叛国投敌前,老jiang一直以礼相待,让他安坐在老二的位子上,并未有夺他性命的意思;陈布雷的女儿陈琏投共做间谍被抓,证据确凿,老将不仅不怀疑老陈对党国的衷心,反而亲自下令,让老陈把女儿领回去,处理得很人性,真不知后来陈琏被老毛逼死时她是否对这两个“领袖”做一番对比。但老猫显然就是另一个品种,他的政德是没底线的。比如他自称是皈依马列的,却聚了一群御用笔杆子弄自己的“思想”,一辈子做开天辟地的梦。对待政敌也没党内党外的概念,只有顺从和悖逆的标准,任何人对他稍有不恭都是杀生大祸,在他执政的二十七年里,杀了两个老二,第三个老二已在刀口上,没来得及杀,自己死了,紧接着他自己也死了,才算都混了个天年。他对自己一口锅里吃饭的同志都这么杀人不眨眼,对一般百姓的生死当然更不放在心上,58年“大跃进”经济政策已明显失误,却硬要死撑,一连执行三年,活活饿死几千万农民,却没下一个罪己诏,后来还借口“路线斗争”,把所有批评大跃进政策的人都整死,真是一个无法无天的恶棍的极致写照。而这个性格特点,都可以在他的那笔无法无天的字里读出来。有些马屁精为了抬他的字,硬说他的字是取自唐人张旭和怀素的衣钵,识字的都可找来看看,自己做一个像不像的判断。另一种马屁精说他的字“独具一格”,这个评价我倒是能赞同,因为这正是“无法无天”的同义语,也是老猫字的性格写照。但假如有人以为“独具一格”就是书法成就,那就不得不吃我一个“傻逼”的唾骂,因为所有的蟹爬体都是“独具一格”,而所有能被称为书法的字都是有所本、有所法的范例。

 字貌另一个较能真确反映人貌的个性方面是“才气”,这一点老猫的字也是范本。我说老猫的字不是好书法,但老猫的字却也是他个人才气的充分体现,这一点也不容否认。书法的品鉴是艺术的标准,老猫的字完全不入流。但个性突出,不受拘束的思维特征,直感迅捷的处事风格,这些行为做事的能力,却也很突出地散布在他的字里。只是他把这些才气都用在个人的争权夺利上,造成误国误民的灾难性后果也就特别的严重。写一手烂字当然不一定是笨蛋,但一手聪明的字,却必定是一个聪明的人才写得出。老猫的字,不是好书法,却肯定是一种极顶聪明人的字,这也是定论。前些年,一些台企老板把字貌作为招聘新员工的选项,其实是很科学的辩才论。仅凭字貌,固然会错失一些写一手烂字的聪明人,却避免了把烂菜挑进篮子里误搞,造成日后骑虎难下,辞退困难的窘境,这一职场选才的做法是符合人多职少的筛选效率规律的。 字貌和人貌的另一项区别是,前者的得之多仰后天努力,后者的得之却全仗先天所赐。正因为如此,所以人间就很难有“二美具”的范例。比如,武则天侍寝极其喜爱王羲之书法的唐太宗多年,是个真正懂书法的女人,王羲之后人王方庆献上自己祖上王羲之的书法作品《万岁通天贴》邀宠即是个证据。武则天宠幸的二张是公认的美男,但在那个特别重视书法的朝代,只有他俩够得上文艺青年的说法,却没他俩也会书法的记载,这大概是先天资质太优秀反而妨碍后天努力的典型吧,是所谓“绣花枕头一包草”的范例。过去人们常把书法当做人的第二张脸,假如第一张脸足够好看,就没必要再在第二张脸上下苦功了,古代如张易之、张宗昌之流,现代如许多美艳的女明星。反之,生相丑陋的欧阳询,由于天资不足,第一张脸太难看,所以只能拼命营造自己的第二张脸,终于成就了一代顶级书法大家。可惜的是,即使像武则天这样公认知人善任的明君,也有昏头昏脑的时候,那时,他们是习惯于看脸不看字的,个人再大的用功,也敌不过上帝的设计。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