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桥水边泊雅客

曾经 渴求真理 历练 苦难岁月 终于 重获真知

 
 
 

日志

 
 

【转载】情人和人情(下)  

2014-02-22 10:08: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chy195603《情人和人情(下)》

    (…… 续昨日 ) 

       尽管文化氛围不一,世界各国各地区的人们在男女关系的表现上会有所不同,但在人性本质上的差异,肯定比肤色和轮廓的差异要小的多。比如,中国没有脱衣舞,且被法律禁止,但并不证明中国人没有这份观赏女人脱衣的爱好,事实恰恰相反,由于这份天性的爱好被习俗和法律压制,结果就像弹簧受压一样,一旦有机会,表现出来的观赏热情比世界上任何民族都热情高涨。据聂卫平的说法,美国的脱衣舞场里,一大半观众是大陆的游客,这也成了大陆游客去美旅游一个必到的景点。有些官方团队,不好意思集体行动,于是就“微服私访”,结果,那些处级局级的官员们都很“不好意思”地集体在脱衣舞场里“偶遇”了。但我们既不能从大陆实行的禁欲主义国策得出中国人特别“斯文”的结论;也同样不能从美国脱衣舞场里大多大陆客人的事实得出中国人特别骚情的结论,那都是反常文化压抑后的异常表现,细究起来,是属于文化精神病的一个种类,病根与窥阴癖是同一个病因,都是少见多怪惹出来的。同样,由于常年的理学环境,中国的女人,在现实中表达爱欲情绪的方式方法就比西方女人含蓄多了,近年流行的那种声嘶力竭的“我要!我要!”之类的直白,都是从好莱坞进口的。但那份东方式的“羞怯”其实并非实情,而是一种先抑后扬,欲盖弥彰,一旦到了网上的虚拟环境,没了约束,率真大胆和放肆粗鲁就更为常见,矜持就很不值钱。我看有些男博,文章烂得一塌糊涂,要思想没思想,要学术没学术,就堆砌几个扭扭捏捏的华丽辞藻,贩卖一点东拉西扯的鸡汤,结果女粉一大堆,都是“推荐”和激赏。我曾想写一个“关于推荐”的系列文章,把这类“推荐”是归结为“花痴推荐”的。这类“推荐”对交流思想文字毫无意义,但对窥视人性很有意义。那就是无论男女,性渴求其实都一样,并不存在上下半身思考的差别,一句话,都一样的骚包,差别是男人表现在明处,是明骚,女人比较隐晦曲折,是闷骚,需要我这类慧眼才能发现和揭示踪迹。

  中国女人隐晦的闷骚还表现在对待“情人”这个词的刻意模糊上。本来,关于“情人”一词的法律定义是很明确的,那就是“不受法律保护的性关系”,外延一下,无非就是无关钱财(注:有财产关系的性关系除了婚姻还有卖淫或性贿赂),来去自由,提上裤子就可翻脸,产生争议无法上堂……等等。但前两年我写情人节应景文字时,总有一些女博要与我强辩,说只要两人相恋就算情人,甚至夫妻恩爱也叫情人,我只能一是苦笑——真是无知,要是老公真把你当情人,被车压死了遗产和赔偿款都归老妈,看你急不急;二是暗笑,——这下昭然如揭,这正是她强烈期望有一个甚至几个情人的曲折表达。

  但我绝不会对此种不自觉的愚蠢抱嘲笑的态度,相反,我历来正视人性的任何欲望,哪怕是以曲折隐晦方式的表达。我认为,上帝造人,既然设置了这些自然的程序,总有其合理的内核。毋庸讳言,婚姻是人类的创造而不是上帝的赐予,肯定不是人类最合理的两性性关系,人类在发明婚姻关系后关闭了上帝设置的某些程序,肯定会造成某些极坏的后果。据统计,绝大多数的神经病都是花痴,而中国是神经病比例最高的国家,这既是一个统计学上的证明,也是对自身文化畸形发展的一个惩罚。人类发明的婚姻关系是农业文明的阶段性产物,必然随着城市工商文化的发展而改变形态或终结,当代西方一些发达国家,婚姻作为维系两性关系的模式其数量已不足一半也是证明。我女儿学校实行双外语教学,其中的德语师资和教材都来自歌德学院,它们的教学理念是不仅教德国语言,更传扬德国文化,我看过课本中关于家庭内容的篇章,就有非婚生子女和父母为同居关系的专门词汇,说明非婚生孩子早已不是“私生子”的概念,与婚生孩子一样,已进入了社会的主流,与“牛虻”的时代不同,早没了任何歧视的成分了。前几天我在博友一篇谈情人的文字中看到,她把婚姻比作“正餐”,情人比作“零食”,岂不知,现代西方许多国家的两性关系,是倒过来的,婚姻是零食,情人关系才是正餐,只有情人关系才是纯洁情爱,才是正常社会的人情,原因不在别处,就在于情人关系充分满足了人类追求自由的天性,而他们国家的经济文化发展水平,支撑得了这份追求绝对自由的高贵奢侈。

  毫无疑问,现代文明的主要标志之一,就在于对待两性关系的态度,现代文明的启蒙,也是从两性关系的正常化和多样性合法化开始的。我们为什么说老毛那个时代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最野蛮、最无耻的时代,衡量的标杆不仅在于成千万的饿殍,还在于那个时代对待两性关系的无耻和严苛。那时候,他们自己妃子婢女一大把,便秘抠肛门都有女人专门负责,普通百姓却动辄因风化罪刑责,甚至以流氓罪被枪毙,“无耻”和“严苛”都达到了今古无例,举世无双的两级状态。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一直把为中国人的性权利鼓与呼的性学家李银河看成是中国当代最有价值的思想家的理由,一直把她缩小性罪错入罪门槛的呼吁当做当代最具人性的呼吁之一。

  据说,当下中国有三种罪错最易招致身败名裂的后果,一是反革命,二是贪污犯,第三就是犯花案。所谓“花案”,就是乱搞婚外的男女关系,当然也包括“情人关系”。梁晓声说他能够保证不犯第二种罪错,但第一和第三两种罪错他都控制不了,这当然是名作家的修炼。我扪心自忖,这三种罪错自己却一样也控制不了,只要环境允许,条件具备,都会情不自禁发生。女人,金钱和指点江山,都是我的最爱。太喜欢,当然就容易犯浑,甚至利令智昏,做出出格的事。当然,据我的观察和研究,这三种罪错不可能同时发生。比如,网络大v薛蛮子共发的只是花案和反革命,就他那个德性,一辈子也不会有贪污的机会,boxilai共犯的只是贪污和花案,而他是一个出身于老革命家庭的“最革命”,像他这样的贪污犯,就算用枪逼着他反革命也是不可能的,革命才让他取得了贪污的机会。由此可以得到一个统计学上的现象,贪污犯肯定都是坚定的革命家,甚至可以说,“革命家”大多会堕落为贪污犯和花犯,“反革命”与“贪污”才犯冲。但我们分析这三种最易身败名裂的“罪错”,其实,除了“贪污犯”有公共危害,损害公众利益,其他两种,对社会其实是无害的。比如对“反革命言论”,你可以采取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或澄清事实,揭露谎言的态度,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根本不需做贼心虚,硬要掩耳盗铃,做禁声的强制措施。至于花案,本来就是人家两情相悦的私事,更没你来管教的道理,强充道德警察,硬把好事搅黄,它们对社会不仅无害,且因为性需求得到良性循环,经常保持一种浑身通泰的个人良好心绪,更易营造和谐环境,为维稳大业做贡献。假如有点才华,说不定还能培养出卢梭或伏尔泰那样的思想家了。

   最后,该点评一下中国的“情人节”了。说实话,在目前“情人”的语义都无法搞清的情况下,过这样的情人节,委实有点凸显中国人的习惯于盲从和被煽动的弱智,与49年政治上的错误选择一样。我在之前说过,中国的社会生活中尽管历来都不乏“情人”关系的事实,但从无“情人”为正当关系的文化氛围,武松杀了西门庆和潘金莲那对中国最著名的情人,却只判罚旅游一千里,民情和舆情似乎就是情人该杀,情人关系该咒的意思。当下改革开放也三十多年了,世风大变,但那些官员包养的二奶,三奶甚至N奶,粗放一些地归类,应该也算情人或准情人的,且大都是大学生或研究生,甚至博士生,算是得风气先者了,但一旦见了大奶,即使有年龄、学历和相貌上的巨大优势,也从不敢理直气壮的表达物竞天择的硬道理,“情人”从地下走到阳光下还是路途遥远。而“情人节”却反常地先名正言顺起来了,究其原因,不过是商家的炒作,媒体的鼓噪,而向来对意识形态领域严控不贷的政府,连北京航空大楼候机大厅里壁画上的抽象浴画袒露胸脯都要逼着带上胸罩,对此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重的无非是拉动消费,GDP奔涌而来,容易装满自己的钱袋而已,一句话,都是逐利而来。年轻人向来有赶时髦的特点,我不反对,我们自己也年轻过。但我主张任何投入都该弄弄明白,在目前西风东渐的大环境下,学洋人过情人节,就该知道“情人”和“情人节”的关系,以及“情人节”的由来。然后看看,这节日与自己的文化价值观是否符合,与自己和共同过节的同伴的身份是否符合,该提醒的是千万别做和尚庙里拜玉皇大帝的傻事。假如小青年刚刚恋爱,过这样的节日,倒是符合偷食禁果的氛围,从情人关系开始熟悉人道,慢慢走向婚姻,正是当下流行的一条可行的通道。但那些老夫老妻们,且固守着“传统美德”信念的,我就真的劝你们就别过于亢奋了。记得网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为广大的淑女们激赏,说是:“所有不为婚姻的求爱都是耍流氓,你对如此对流氓大开方便之门的节日,是否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