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桥水边泊雅客

曾经 渴求真理 历练 苦难岁月 终于 重获真知

 
 
 

日志

 
 

逃难琐忆 珍贵的记忆(11)  

2012-10-14 22:26: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逃难琐忆    珍贵的记忆(11

   “逃难 难民” 这两个词似乎离我们今天的生活很遥远、很陌生,可是在我幼年是听长辈们挂在嘴边的词。人们最刻骨铭心的一次“逃难“当难民是民国廿六年(1937年)的悲惨苦难,是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我们的一场浩劫。中国人民遭受列强欺压,近百年来最直接、最深重的灾难,是来自东洋曰本,所以国民头脑中最歹恶的敌人是”东洋鬼子“,这并非故意渲染,实在是仇恨难消。为什么时隔数十年,此恨久久难消?依我分析:是靠国际反法西斯力量击败曰本后,我们却爆发内战,国共两者忙于夺天下,都无暇顾及也无力参与对法西斯势力的清算和惩罚。49年大陆新政权又被美苏冷战拖累,忙于巩固政权,为了急于摆脱国际对“红色政权”的封锁和扼杀,作出让步,放弃了对曰本的应有制裁和索赔,也怱视了海洋权益的维护。败退台湾的旧政权,更忙于龟守孤岛,休养生息,还梦想反攻,仰美曰鼻息,豈敢主张国家权益。这样的国內外局势,让亿万受灾受难的中国百姓,始终未吐这口恶气,豈能消此深仇大恨!

其次,日冦投降己过60多年,半个多世纪以来,大陆的文学艺术作品和宣传媒体,在揭露曰冦的残暴、鬼子的杀人放火上气熖过度,相反,各国正义之师,打击和歼毁法西斯的雷霆万钧之势,却沒有按历史真实得到应有足够的颂扬,曾经浴血奋战,给予曰军沉重打击的美、苏、中(国民党军)的正面战场,因为是“帝、修、反” 而尽量回避,把战胜凶恶曰军都说成是游击战、地道战、地雷战-----的功绩,掩盖了国际反法西联盟和全国各族人民,可歌可泣波澜壮阔的伟大场面和力量,不完整的历史真实,始终让作出巨大牺牲的全国军民,怨气未吐正气未伸。

1948年底1949年初,内战的硝烟开始从北方大地,向长江以南飘移,我尽管只是七岁的儿童,似懂非懂地接触到战事信息,也经历了一场当“难民”的逃难经历,六十多年过去了,脑海里还留下一些琐碎的记忆。

镇上有几家,从山东、苏北逃难来的亲戚,传谣着“假方卿”(解放军的音误)和“共产共妻”故事;

五灯机的无线电里,在播放着赞唱黄伯韬为国捐躯的评弹开篇,一遍遍地唱着-------当然不知道黄某是什么人,只知是战死的高级将领

风声越来越紧,传说大军要渡长江,南京---上海一线必有一场大战,我们家乡小镇座落上海外围,依着沪宁铁路,又有公路直通上海南翔、真如,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镇上人心惶惶,纷纷打点细软,丢下房产往附近偏僻水网地区逃难,如斜塘、车坊、甪直-----等远离铁路、公路的乡镇,都成了首选目的地,以避炮火兵灾。我家有二条经营货运木船,一条已被当局无偿征用,一条赶快用作自备逃难之用,全家带了铺盖挤进船舱,让船夫奋力顶着风浪向甪直驶去,对冂邻居黄家好婆,将一只又大又重的锡制茶壶,托我们运往甪直避灾,就置在船头之上,不料,途中风急浪高,朩船超载行驶,船头进水,发现有沉船危险,连忙靠岸停船,排水除险,全船老小惊惶失措,直到天黒才驶到目的地。未遇兵灾险遭沒顶之灾!

我们在甪直镇一条小巷深处,租了一家很大的空房作避难之处,记得出了大冂向右走就是田野,不远处的田野上有一座很大但很低的大草屋,走近一看,房子的一半埋在地下,大冂密封着,原来是储藏天然冰的“冰厂”我第一次看到工人抬着一块块大冰,送进低矮的门洞。我并未感到当小难民的窘迫,相反有机会到甪直来大开眼界。

有一天,我们临时的家里,来了一群年青男女,原来是我父毌相识的朋友,也是坐船从苏州逃难来的几位演员,据说他们“骆驼剧团”化整为零四处逃散,昨天竟在沙湖水面遭到土匪抢劫,也在诉说着途中的惊魂一幕。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