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桥水边泊雅客

曾经 渴求真理 历练 苦难岁月 终于 重获真知

 
 
 

日志

 
 

杂段无章之一  

2012-05-14 08:07: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杂段无章之一

去冬以来,我和老伴交替染病,奔走医院诊所,直至 “五一”前后,终于告别伤病纠缠,云散雾开。书桌上堆放着不少用红笔划下章节的书刊,还有几本读书阅报后摘录的笔记,更多的是偶而突发奇思,随手记下的零星纸片,有不少还是夜不成眠起床匆匆记录的,应该是一位老人思辨的火花,桌上这些看来杂乱,但被我视为资料的东西,终有把它们整理成文的打算,可是,最近突然改变了主意,主要原因有:1,我想说透的事恐怕还是不能说透,说不好会惹祸上身;2. 我的能力是无法去完成这些课题,不痛不痒,不深不透,还不如不再白费神思;3. 庙堂之高,养着万千笔桿子,在那里修谱立论,杀伐异见,区区谬见豈有气侯。江湖之远,湧现无数独立学者,分派分系,也在那里绕圈子,找出路,寻觅知恩主公。

突然,七十上达于天,又有新彻悟,白费脑汁不如不费脑汁,多活几年,可是让我丢了桌上的那些积累,实在有些不忍,也该有个了断,就将那些不会再成文的零星片断,不成文,不成章,罗列一下,只能称为杂段无章了。

2011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

<百年河山,财富的魔术、精神的崩柝和环境的破坏>这是一篇博主想写而未写的文字。

从辛亥到辛卯的百年思辩

现代社会,有沒有皇帝无足轻重,重要的是专制制度是不是结束了。 -----历史学家袁仲时谈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辛亥革命除了动摇了满清皇位以外,结果被不少新专制制度替代。

1912年版的<共和国科科书>的编辑要点是: 注重自由、平等之精神,守法合群之德义,以养成共和国民之人格 普及参政之能力 扩充国民之德量 以养成独立自学之能力 以引起学生兴趣而启发其审美之观念 < 平等篇>:共和国与阶级之分,人人平等,受治于同一之法律,不论何人,权利义务无不从同。虽以不总统之地位,犹必谨守法律,不能恃势以凌人。一旦罢职,即与齐民无异。此所以无不平之患也。

中国辛亥革命之初的这个朴素的国民教育提纲,终成一纸废纸。中国的教育100年来演変成新的专制统治集团培养接班人和网罗人才的工具。如果推翻几千年封建专制后,抓住对国民的公民素质教育,经100年的教育培植,难道我国国民素养会低于欧亚其它国家?因为100年来始终沒有人纠正这个致命的错误,造成我国民主政治基础薄弱的现状。深圳一位知名企业家覃xx 民主不能确保结果一定正确,但能保证错误只是暂时的。 可惜的是100年来始终沒有能结束这场错误。

<>和其它

  <Q正传><呐喊><>等小说,是以鲁迅为代表的中国知识分子的觉醒,在寻找拯救民族的药,对民众或哀其不幸,或怒其不争,或恨其不醒。

   央视著名主持人崔永元,实话实说:” 我把当下的知识分子分成三类:一类叫拍案而起;一类叫洁身自好;一类叫随波逐流。从历史角度看最需要的是拍案而起的知识分子。 我想崔永元先生,沒有把已经入仕的读书人和正在苦读的学子划入知识分子的范围。

   中国的知识分子与世界各国知识精英不同,他们中能把精力投入自然科学和探索创新的寥寥无几,而成千上万的走十年寒窗金榜题名的奋斗道路,卖身皇家封候入相,成为統治集团的 爱卿 ,效忠皇上是他们最大的人生价值。几千年的封建制度被那些臣子们,不断美化不断神化,使皇权不断成天意合法化,离不开历代士大夫们的功德,一边歌功颂德,一边杀伐黎民,他们邦助朝廷教化百姓,因此中国百姓缺乏争民主的先天意识,只有恩盼朝廷 施仁政 的顺民心态。

  部分知识分子不满朝政,识破凡间,逃避现实,也有的求仕途中屡试屡败,消极隐居,也有极少数逼上梁山,卷入山林掲竿而起,但仍忘不了招安当官的念头,更有的聚众造反,想改朝换代也当真龙天子 一旦事成,成了新王朝开张,换个国号、年号照旧山呼万岁,它比历朝历代更狡猾地从精神上愚弄和禁锢百姓,集古今治国安邦的经验,更残暴地镇圧百姓,打造他的万代江山。

   辛亥革命后,要破迷几千年来的迷信,要识破各种愚民的精神鸦片,只有彻底,全靣地进行启蒙教育,国民意识教育,这恐怕就是鲁迅先生们要寻的药。

   崔永元先生所推崇的拍案而起的知识分子,在体制社会里实在难上加难,朝廷不容,杀头充军,株连九族不说,恐怕连你想拍敢拍的案桌也沒有,更可怕的是被愚民愚昏了头的大众,并不卖你的账,相反把你当逆贼告发,你关心的正是大众的利益,而大众未必接受你的关心。你整日思考为之拍案而起的问题,而未必是大众们感兴趣的问题。他们关心的是一些民间艳闻,轶事趣闻,赋税差役,和一些吃喝拉撒的现实问题,大部份人在关心现象,而无心顾及本质。市井巷口谈论现象是一种情绪发洩的需要,只要派几个兵丁驱散了事,而对本质的拍案而起就会兴师伐挞。难怪饱经沧桑的国学大师张中行先生,他提倡 一生清醒,不糊塗,不盲从 恐怕不仅是治学,更是处世,又说:” 多读书,少信宣传 。他还有一段话更让我觉得国民启蒙的重要,他说 把一个无辜的人绑起来,可以让别人随便打,打了白打,看有多少人会动手?残害同类是糟糕的民族。挑动、唆使一部分人去残害另一部分人的坏头头是民族的罪人。

   教育国民在100年中沒抓好,丢失了一百年。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