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桥水边泊雅客

曾经 渴求真理 历练 苦难岁月 终于 重获真知

 
 
 

日志

 
 

他们守在天堂门口  

2012-02-15 09:05: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们守在天堂门口

如果有天堂、人间和地狱,那么我的父母,他们一定该在天堂享乐,如果天堂的排位又分后排、中座和首席,他们又却却稳坐在最佳的首席。父母一生劳苦善良,按生前身后应果报应论,他们离世后,当然理应仙登天堂。我们想当然猜测,天堂和人间一样也会分”三等九级”,但绝不会昏暗到人妖颠倒、恶人当道。应该也有个先来后到,贵贱高低,合理公正的座位排序,也搞尊长尊贤不尊爵吧。可我父母却稳坐天堂首席。难道天堂排位也有”潜规则”?!

母亲是2004年6月27曰,父亲是2006年2月15日,他们仅仅相隔一年半时间,先后离世。现在都长眠于昆山城西两湖景区的黄宜山墓园里,把这座荒芜的黄泥土山,选作家乡故里的世后花园,为逝者打造一座有形的冥国天堂,不仅功德无量而且慧眼独到。

家乡小镇的历史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江河交叉的田野上,有山有水,阳澄湖、傀儡湖相依西东,波光粼粼,帆影点点,绰墩山、黄泥山屹立南北,芳草萋萋,树影沙沙。这两座泥石堆砌的土山,在儿時眼光里还真雄伟非凡,那时山上有树有屋,佇立山顶临风眺望,远近湖水碧波荡漾,四周小河村舍环绕,尤其那座黄泥山,记得五十年代未某年冬天,一次大规模水利工程,指挥部就设在山顶的`一座破庙里,人头涌动,红旗拂展,大有把这座土山包踩平之势。在这个疯狂年代,愚公们以移山为荣,一座土山根本不在话下,管你景点文物,管你名宅建筑,一律大破大立,那座比黄泥山俊俏一点的綽墩山,还不是被拆庵挖土扒石,一座立在湖边的灵秀小山终于被夷为平地,后来经抢救发掘,原来这里还是六千年前的新石器文化遗址。鸣呼!永远消失!原来这里曾是唐伶黄幡綽的衣冠冡,葬的是中国戏剧源流的祖师爷,如此珍稀的不可复制的物质文明,几千年祖先的文化堆积,被子孙们挖土制坯,烧成砖块,鸣呼!“废物利用”!

幸喜黄泥山的村民们,独辟蹊径,歪打正着,把这座差点被刨平的土山改成陵墓,才有今天的黄宜山墓园,保护了这座体量虽小但故事不少的土山头,又给家乡的黎民百姓们留下了后世天堂,否则将面临”死无葬身之地”的境地。黄泥山改名黄宜山估计是避俗趋雅,其实,我幼年时知道它叫“高墟山”,也称”太平山”,相传是唐玄宗的忠诚宦官高力士的衣冠葬地,宋人黄由的<高墟山>诗云:“不识高力士,焉知宦者墓,长门恩眷深,兴亡不相顾,玉环死马嵬,幸蜀嗟中露……空葬等山陵,四周列古树,寒风撼泥沙,渔樵几声度”。诗人描绘了这个墓山的历史典故和自然风貌。宋代建炎年初,苏湖巡抚盛德肆将高墟山占为己有,在这座名宦衣冠墓上大兴土木,筑了个有环保绿色意识的<依绿园>,有池塘、亭台、翠竹、奇石,成一时之胜景。到了明代中叶,名园易主,<依绿园>又为著名散文家归有光妻兄魏氏所有,文人理园,又增添了不少精巧的楼阁亭舍,成了当时江南名胜,据載祝枝山、文徵明等吴中才子常来此宴饮书画,有祝枝山作<高墟墟>和文徵明手书墓志铭碑存世。除此之外坊间还有野史流传: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少年时代,曾在山下为舅父放牛,牛被他与人合伙宰了分食,朱将牛尾插入山泥,诳其舅称牛钻入山去,无法拉出,舅及乡人赶来拉牛尾,竟发出阵阵牛叫之声。这座高不过几十米的土山,几千年来竟然和皇帝,太监头目,封建文人沾上边,今天看来是一份厚重的文化沉淀,可在自诩“革命的无产阶级”眼里,是不可容忍的历史垃圾,尤其那个纪念一代名宦高力士的“高墟山”之名更是不允存在,宁可换上土得掉渣的“黄泥山”这山名,反而觉得“革命化”,也符合当时只剩下黄泥的真实靣目。

为父母选择黄宜山墓园作为长眠之地,也是看中了它静谧的环境,丰厚的人文,便利的交通,当年的山丘上早己先来先得,竖满了碑,种满了树,郁郁葱葱。只是山丘南麓还有不少空位,而且四周正在修建亭栏轩廊,有很大选择余地,我们同胞兄妹当即选中了首排首位,是园陵进口石拱桥下,墓区中央干道右侧,首排首座双穴。坐北朝南,南面和西侧是凉亭长廊和墓道树木,空间宽畅,位置十分优越,只要你进入墓区,首先让你注目和敬仰的是我们父母慈详的笑容,他们守在天堂门口!不让恶人和歹徒混进天堂大门!何况老母亲生前爱热闹,这里便于和南来北往的乡亲招呼擧谈。

母亲生前,常常和父亲唠叨,谁先离开人世这个话题,他们都说谁先走是谁的福份,后来母亲真的先走一步,留下老父孤独—人,我才格外理解了张中行先生的名言:倒在所爱女人怀里死去的男人是幸福的。在购置墓地时,我多么想在父母周围,也为自已购—席身后之地,但觉得这想法有点古怪,现在看来,活着就能明白将来自己的长眠之地,也是一种福祉,难怪历代帝王活着就大兴士木,为自己修筑坟墓。今天是父亲的忌日,特作此文为纪念父亲去世6周年!

  评论这张
 
阅读(41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