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桥水边泊雅客

曾经 渴求真理 历练 苦难岁月 终于 重获真知

 
 
 

日志

 
 

万泉河边  

2012-11-24 18:19: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泉河畔

   新疆友人瑞君发来信息,她结束广交会后,从广州直接去了海南琼海,问我能否去一次琼海,接管她在那里买下两年的住房,便于我们全家冬天去海南度寒过年,瑞君的热诚让我很感动,可我刚出院几天,夫人膝部有伤不便行动,只能请刚退休不久的内弟作陪相伴。

  十多年前,曾随旅游团去过一次海南,虽行程匆匆走马看花,但还是给我留下十分美好的印象,重游的愿望也时时浮起,这次有机会自由行,一定别有一番滋味,更何况,年岁大体质差更适宜悠悠慢游。118曰中午12点多从浦东机场起飞,三点不到就降落在海口东南方的美兰机场,出口后随即转入地下通道,来到美兰火车站(地下),搭乘自海口开往三亚的动车去琼海。初冬的海南完全是热带的气候,我第一件事,就是利用侯车间隙,找到洗手间去宽衣卸装,脱下上海穿去的秋装,换上短袖单裤的夏装。在海南坐动车还是第一次,很幸运,还是去年底刚通车的新鲜事,从美兰机场站到琼海市只用了40多分钟,列车穿越满眼翠绿的海南大地,我贪婪地注视着窗外的美景,很快到了陌生的琼海车站。我们俩人拖着行李箱来到车站广场,宽广平坦也算整洁,只是几分荒凉,大约是刚建成不久的缘故,广场上旅客很稀少,不一回,我们两人来到路边,瑞君嘱我们在车站打的约20元即可到达,人地两不熟,又拖着行李,我就不打算打听公共车辆,就与一位上前揽客的司机模样的人交谈起来,他问道;“耍打车?” 我们答;“对,我们要正规的出租车” 他很不满地挥手“这里都正规,都不正规,你们要正规的,沒有!” 我们多说了一句“正规”惹火了他,明明路边停着一辆出租车,他也不理我们,与另两位女旅客谈价议路去了。车站广场上只剩下我们俩人了,眼前荒凉陌生的环境,逐渐淡暗的夕阳,那位司机阴阳怪气的神情-----立即让我联想到这是万泉河畔的荒蛮之地,讲“正规”是否太不合时宜了?等了一回终于来了一辆出租车,我们什么也不说,拉开车门,就提着行李钻进车,司机问了目的地---万泉河路万泉水郡,二话不说开价30元,我们说应该20元,他说:“不打表,涨价了!” 我们只求离开车站,就什么也不说了,看样子在这里要按正规思维办事会寸步难行,出门在外就求个平安吧。

我对万泉河的最初了解是听了一首歌,是一位说话声音沙哑,以声嘶力竭作为风格,靠唱红歌成名的艺术家,唱红的那首革命歌曲。

  这首歌, 歌词中所呈现出来的是暴力海南,而并非现在旅游观光者们眼中的绿色海南、热带风情之岛。像歌词中的我爱五指山的红棉树红军曾在树下点篝火,我爱五指山的红石岩,红军曾在石上把刀磨我爱万泉河的清泉水,红军曾用河水煮野果。我爱万泉河的千重浪,红军在这里把敌人赶下河等句子,给我以血和火,暴力拼杀的形象,美丽的红棉树下竟是熊煞篝火,屹立的山石上磨刀霍霍,万泉河水的千重翠浪用来淹溺敌人------

十年前去海南,途经琼海,旅行团安排的节目还是看曾关押红色娘子军的水牢(事实还需质疑),游击队劫富济贫用的大刀梭标,当地,还在打那张“杀人放火”的名片,来炫耀它的“红色恐怖”革命性,效果可能适得其反。

一首红歌,一段故事,给我的印象是:蛮荒之地,粗悍之风,要按正规办事有点难,去旅行出差要多留点神。

而这次专程来海南琼海,还专去万泉河畔的万泉河路,路边都是一幢幢风格各异的以万泉命名的别墅、府邸、楼宇,我们就入住在琼海市中心嘉积镇金海路银海路口的宾馆,来往瑞君买下的住房,进进出出都要途经万泉路边。沿河边有数千米精心营造的河滨緑地公园,依托自然野趣,点缀了亭、榭、廊建筑小品,晨雾中晶莹的露珠在草尖上闪着光芒,晨练的人影在椰林里舞动,三五成群的居民歌声悠扬,在风中飘拂,漫江碧透,水清见底,沙礁可辨,卵石可数。两岸的晨昏景色变幻神奇。黄昏来临,残阳撒金,河面倒影沉璧,薄雾织纱,晚风习习,河畔的烧烤飘出诱人清香,此情此景,让人心醉。我想,今天的词曲家,应该重新为这条万泉河作词谱曲,让帅哥甜妺传唱四方。

万泉河边 - 金桥雅客 - 金桥水边泊雅客
 
万泉河边 - 金桥雅客 - 金桥水边泊雅客
 

 

 

 

   可见,一个司机的一句不礼貎用语,一首歌曲唱颂和表达的思想情感,向客人展示怎祥的地域文化特色,都会不经意给人留下负面的印象。这次在琼海一地停留了四天,重游了博鳌论坛会址,豋上了河海冲刷的玉带沙,多河文化谷和娘子军纪念馆(几乎沒有游客) ,坐马士达小车、摩托、公交面包车和散步,看了市容街貎,和商场、酒店的服务员不少交往接触,应该公正地说:琼海是座美丽的小城,那里的民风朴实夾有几分机灵,她正在建设中,会变得越来越漂亮,在离开琼海的前一天,有一件小事,使我久久难忘。我们和瑞君三人,决定去著名的官塘温泉,泡一泡号称 南国第一泉 ,从万泉河畔的万泉水郡去官塘只有搭乘当地的小公共汽车,正在我们张望侯车时,一辆从万泉镇开往嘉积(即市区中心) 的小型公交车靠站了,我们三个外地游客跌跌撞撞挤上车,在满车全是当地进城农民的乘客中,我们显得十分注目和不自在,不等我们找地方站稳,车已摇晃着开动了,突然,车厢后部一群穿着白色校服的女学生, 哗啦 一声,让出三个座位来,让我们三个外地老人坐下,我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望着她们的白色校服左胸前印著 万泉”” 初二 四个红字,我挠着姆指连声道谢,交谈中知道她们是万泉中学初二学生,星期天结伴去市区补习,当她们两人一挡挤在一个座位上,睁着好奇的大眼睛,看着我们从上海和新疆来的爷爷奶奶,一个长辮女生用标准普通话,怯生生轻声说: 爷爷坐飞机来海南?我连飞机也沒见过呢 ,我望着她那双充满渇望的眼睛,一阵感动,眼晴湿润了,忙说: 你们还年轻,将来别说坐飞机,还会造飞机和开飞机呢! 我并不是安慰她们,而是衷心祝福和祈望。我欣然想到,她们才是万泉河的明天!有这样的万泉新一代,有文化,有理想,有礼貎,她们不会去当 娘子军 ,也不会是大城市的打工妹 ,她们应该是美丽琼海的建设者。车到市中心 百佳汇 超市终点站,下车后,几位女孩子还依依不舍望着我们,我口袋里突然掏到几张沒有地址、姓名,只印有网址、昵称和手机号的网络名片,我递给其中一位小朋友,希望她哪一天和我联系,不料其它几位小朋友也来索要,我只有几张全发给他们,还有人沒拿到,我发的是小小纸片,是希望和祝福,他们耍的更不是纸片,是对未知世界的渇望。我真诚的盼望,有一天她们中谁,在网络中访向我,更盼望有一天,有人坐飞机从琼海来上海,我一定请她去看一看,我们上海的万泉河---黄浦江,陪他登上江边的摩天大楼。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