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桥水边泊雅客

曾经 渴求真理 历练 苦难岁月 终于 重获真知

 
 
 

日志

 
 

"钱大钧花園"拾忆  

2011-06-30 12:48: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十九世纪中叶开始,随着西方殖民运动的冲击,中国沿海闭关自守的天朝大门,被大砲和火枪一次次打开,上海也从江海小城,逐渐发展成东南都市,尤其二十世纪后,一跃为全国最大都市,因此,谁能充当该市的军政首脑,一直是历届政府关心重视的大事,从1843年的清政府上海道台宫慕久至今,历经一百多年,当过上海地方首脑的都是历届政府的重臣,往往兼朝廷或中央政府重职,成为东南军政封疆大员。却在这么多官员中,有一位竟是我家乡小镇的同乡,他就是国民政府曾两度任上海市军政首领的钱大钧上将。按年龄论他应是我们的前辈,按经历论他是前政权的宠臣忠将,自然成了现政权的死敌,因此我们对他十分陌生,除了好奇,就是和“人民立场”保持一致的同仇敌忾,只知道他在1928年任淞沪警备司令,抗战胜利后的1945年又一次任上海市市长兼淞沪警备司令,在1936年的“西安事变” 中因指挥警卫部队保卫蒋介石中弹重伤。而对这位同乡前辈的生平一无所知,因为胜利的新政权用历史的筛子,将每个人物进行筛选,我们后辈能知道的是:死硬“反革命” 、“劫收市长” -----脸谱化的一名凶神恶煞,至于真实的钱先生是如何一位历史人物,就是禁区。

   然后,我在少年时因为是同乡,接触到钱大钧在故乡故里修筑的花園别墅,以及一些有关他的传闻和故事。钱大钧(1893-1982)字慕尹,江苏昆山正仪镇雅泾村人,他在1932年在出生地雅泾村筑起了西式别墅,却巧,我爷爷也住在附近村庄,我叔父的住房宅基就是雅泾村这座花園的紧邻,据叔父生前告诉我,钱先生很念及世代乡邻,在圈地修花園时保全叔父的宅地,在西南角让出一角,所以他的花園西南缺了一块,就是我叔父保存到今的家。少年时,我最喜去两处地方,一处是田园风光的外婆家,还有一处就是花園洋房的雅泾村叔父家,叔父家虽普通住房,但钱家花園紧邻,诺大一座花園到40年代未50年代初,早就人去園空,只有一位老“副官” 留守空園,因为与叔父是邻居,关系甚密,我们小朋友去玩,竟将它当成叔父家的花園。这座西式别墅在我们当年当地是很少见的,我进园后往往留恋忘返,园内植有高大的雪松、竹林和各种奇花异草,有多幢西式多层楼房,底层走廊、平台、台阶均是水泥或石材,二、三楼均为地板,窗玻璃都为磨砂水晶及彩色玻璃,十分新奇,园内有自备深井水泵自来水,自成小天地,竹林旁有一座六角亭,緑色琉璃瓦顶,六面亭配有玻璃落地长窗,可启可闭,是我们捉迷藏的首选,亭顶镶着彩绘天花板,花卉图案,楼房内亭内都配置红朩家具,可惜后来全让新政府沒收搬走了,成了空房空亭,那四周长长的铸铁西式图案的围墙,是我第一次接触西方艺术的机会,也拆卸下去”钢铁抗旱”, 重炼成赶英超美的铁疙瘩。那位不再穿军装的粤藉副官,也早夹着尾巴做人了。

   听镇上老年人介绍,从1932年到49年的十多年,钱大鈞盖了别墅后,很少来居住,把别墅花園交当年从广东带来的副官料理,这位昔曰副官成了花園管家,钱先生春夏秋冬各季回乡一次,春天将镇上“文奎斋” 青团,秋天将阳澄湖大闸蟹,装篓打包送往上海、南京的达官贵人府上,所以这两大特产名噪一时,至今成了地方名片,和周庄“万三蹄”齐名

钱大钧花園拾忆 - 金桥雅客 - 金桥水边泊雅客

 

钱大钧花園拾忆 - 金桥雅客 - 金桥水边泊雅客

 

钱大钧花園拾忆 - 金桥雅客 - 金桥水边泊雅客

 

钱大钧花園拾忆 - 金桥雅客 - 金桥水边泊雅客

  ,我想也许有钱先生当年的力推有关,据说当年逢春秋两秋,那位副官成了街镇市集的红人,是收购土产的大客户。夏季,钱先生也会邀些京(南京)沪两地名人雅士,来正仪观赏东亭并蒂莲,亦称千蕊莲、一花多蕊,是元代文学家顾瑛从天竺引回亲植于此,十分名贵,一时名人追捧,墨客挥毫,赏荷成一高雅时尚,为此每年荷开季节,沪宁线有两班直达快车“金陵号” 、“太湖号” , 在正仪小站特例停车片刻,谓观荷停靠,此于当时国民政府交通部长叶恭绰的爱莲之情分不开。正是部长爱煞并蒂莲,特快列车破例停,足见盛况。

去年(2010)初冬,叔父去世,我赶去奔丧吊唁,又来到幽静的雅泾村,向几位乡亲问及钱大钧花園的命运,大家叹息唏嘘,它早就在历次政治运动、经济变革中成了众矢之的,早些荡然无存了。值钱的东西早给各級政府拆走了,名贵的树木也给各单位来“调拨了” ,连长长的石条也抬走修路去,典型的拆东墙补西墙,有人还说是” 挖反动的墙根,铺革命的大路” 谁敢阻拦!更让邻居们不寒而慄的是那座” 六角亭” ,‘文革” 小将(现在也许又成改革老将了) 在拆除亭内天花板时,从天花板内拆得钱大钧在西安事变中护卫蒋氏而中弹的血染军服,一时为阶级斗争大动向,天兵天将一怒之下把” 血衣亭” 砸个粉碎,把此遗址改名” 变天亭” 成为阶级斗争的教材,不少周围邻居,尤其我叔父被怀疑成暗中保护血衣的” 変天分子” ,吃了不少苦头!

文化遗产范围很广,也包括各类有特色有价值的名人故居、别墅,胜利者都应当作全人类的文化加以保护,不能用今天的阶级分折理论去论人论物,连人带物一律消灭,岂不成了项羽一把火烧了阿房宫,按此理论万里长城、故宫宫殿都是地主阶级总代表皇帝爷的杰作,也应一起砸掉,上海外滩的万国建筑是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大本营,更应炸平消气?把所有的文化統统用一把筛子去筛选,留下的只剩些什么?只剩下自巳爱听爱看的歌功颂德。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