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桥水边泊雅客

曾经 渴求真理 历练 苦难岁月 终于 重获真知

 
 
 

日志

 
 

几句农谚忆苦乐  

2011-06-18 15:50: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空传来阵阵闷雷,窗外响着哗哗雨声。今年从六月七日入梅,黄梅雨下个不停,停停歇歇已快下了十多天,而且看样子还有十天八天可下,应了一句农谚:"穷曰子好挺,黄梅天难熬",到处湿漉漉粘糊糊,空气湿度大再加上闷热,也实在让人难熬,大家盼着早点"出黄梅",度过这一年一度的长江三角洲地区特有的霉天气。又担心"出梅"时千万别下雨,否则会出现"倒黄梅"天气,就再来一遍十天八天的黄梅天,豈不受两遍罪。初夏时节,我国长江中下游,,经常出现一段持续较长时间的阴沉多雨天气。时值江南梅子成熟,故称“梅雨”或“黄梅雨”。又因此时温度高、湿度大、风速小、光照奇缺,器物易发霉,所以又称“霉雨”。所以我国南方流行着这样的谚语:"雨打黄梅头,四十五日无日头"。(曰头是太阳,晴天)持续连绵的阴雨、温高湿大是梅雨的主要特征。可是有些年份,长江中下游地区黄梅天似乎已经过去,天气转晴,温度升高,出现盛夏的特征。可是,几天以后,又重新出现闷热潮湿的雷雨、阵雨天气,并且维持相当一段时期。这种情况就好像黄梅天在走回头路,重返长江中下游,所以称为"倒黄梅"。"小暑一声雷,黄梅倒转来"。这是长江中下游地区广为流传的一句天气谚语,幸好"倒黄梅"维持的时间不会太长,短则一周左右,长则十天半月。但是在"倒黄梅"期间,由于多雷雨阵雨,雨量往往相当集中,所以人们十分害怕它的光顾。

   我出生和成长在苏南小镇,父毌经营一家南北货商店,主要顾客除了镇上的居民外,更多的是四周乡村的农民,尽管我家不种地,但和种田农民的情感紧紧相连,江南农耕文化也耳濡目染在我的小脑海里,当时只是看在眼里听在耳里,过了几十年以后,长了见识自然更明白那些农谚背后的艰难。断不同于古今文人墨客的感受,古代文人们热衷于吟诗作对:什么"夜半听雨剪灯花"、"青草池塘处处蛙"。现代的媒体们忙着报导:一会儿"鄱阳湖底变草原",一会儿"长江中下游暴雨成涝",有的干脆不顾窗外事,还在大赞"红歌会"、"开幕式",文人和农夫想的自然不一样,家庭主妇担忧的是雨再下去菜价还会涨上去,棚户区的居民苦叹"屋漏偏逢连夜雨",现代农夫们想些什么?时代在前进,老朽不得而知,也许土地早已征走办开发区,被外商改成高尔夫球场,或者己经盖成别墅区度假村,再也沒有种田人的烦恼。几十年前我所熟悉,那时四村八乡的农民从过年腊月开始,杀猪制腊肉就在准备迎接来年的"黄梅",他们并不关心这是冷暖气流交汇滞留而引起的降雨季这个道理,他们把度过黄梅季节叫"做黄梅",不论男女老小面临的,是"做场黄梅脱层皮"的一场考验,这个晴雨不定风雨兼有的季节,是夏收的季节,油菜籽,蚕豆,大麦小麦收割登入库的时刻,又是翻耕土地,潅水,平整水田,插秧夏种的季节,一收一种,农村五月无闲人,家家户户不分昼夜不论晴雨,称为"鸟叫做到鬼叫"地扑在土地上、场头上,这几十天不开火不做饭,冬天的腊肉和咸菜派上用场,煮熟了不会变质天天吃,端午包的粽子只有读书人在说为了纪念屈原,而他们只是这些天随时可充饥的方便食物,一把陶制的大茶壶,进了满满的大麦茶,放在田埂上,是最佳消暑饮料,胜过今天的"可口可乐",河岸边用草盖的六角形水车棚,不仅是水牛打水潅地的"抽水站",也是全家老小田头遮阳挡雨的临时休息场所,车棚的石柱上挂着棕编的斗笠和箬衣,一阵雨来即可就来挡雨,车棚的上风干燥处,有时还放着竹编的摇篮,里边躺着无人看管的胖小孩,却有不大不小的牛虻常来"嗡嗡"地打扰他,聪明而无奈的妈妈,在竹篮边插上一根竹竿,系着长长的布条,随风飘动来驱赶讨厌的飞虫,也许今天的城市人还会美称这是"农家乐"。"做黄梅"之前,每户农家都会上街采办一些盐、酱、火油之类的生活用品和一些小型农具,整个黄梅期间古镇的小街上,除了"滴滴答答"屋檐水,很难有一个逛街的人,农家在"做黄梅",商户在"守黄梅"。等到黄梅天一过,小暑来临,乡村的水田里已经由黄灿灿的麦子换上了緑油油的秧苗,四乡八村"做黄梅"结束的农民们,摇橹划桨载着一船船疲乏的男女老小,来到小镇,所有的河埠头停泊着一艘艘敞口木船,船板上还散发着泥土的芬芳。整个小镇象过节一样,迎接做完黄梅来放松的农民朋友,不论男女脸上都有些憔悴,痩了不少,男人们胡子都长了,村姑们的小腿都被晒得黒里透红,小酒店的四方桌坐满了喝酒的汉子,往曰冷清的茶馆又热闹起来,旱烟、水烟、香烟,烟雾袅绕。这就是半个世纪前江南农村的一幅黄梅农家苦乐图吧。时间应该在农民们对自已的生产资料和生产安排能自已作主的年代吧!一旦农民真正意义上失去了这些,实行了这个化或那个化以后,就很难再觅这幅图画了。江南水乡的农村经济生态,和后来的自然生态遭到破坏,是历史改造农村的两场狂风,把田园风光刮得所剩无几,只有几句农谚留下一丝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