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桥水边泊雅客

曾经 渴求真理 历练 苦难岁月 终于 重获真知

 
 
 

日志

 
 

戊申年的年夜饭  

2011-01-31 15:10: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戊申年的年夜饭

     再过两天要吃庚寅年的年夜饭了,又到了全家团聚时刻,围坐一起享用丰盛的宴席,孩子们分发压岁红包,放鞭炮、看礼花、迎新年------尤其十多年来,我们家总包揽了兄弟姐妹几家老小几十口人的年夜饭,每年十月左右就早早在全市的酒楼饭店找一家提前订桌,预定年夜饭,似乎成了惯例,尽管这些年岳父母和我父母相继去世,吃年夜饭的老人少了几位,可新人也添了不少,到去年年夜饭竟跨省到昆山故乡团聚,各家各户达五十多人,不能不说有越聚越大的趋势。

     回忆几十年的年夜饭,经历不少感慨颇多,应一句中国的吉利俚语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 -年更比-年好,这和盛世丰年是分不开的,盛世乃国泰民安,丰年乃后辈成长,我和妻两家同胞兄弟11户的生活状况,也可用-句话来概括:“家家小康,个个健康” 。年年除夕灯红酒绿喜气洋洋之时,我都会默默想着一生中最难忘的农历戊申年的除夕,在寒风雪夜饥寒交迫中的那顿年夜饭!

1968年春,我们刚组建一年多的清贫而幸福的小家庭,

又添了个可爱的儿子,还来不及去品尝喜悦和烦恼,像一叶温馨、单薄的小舟迎来了暴风骤雨, “史无前例”的灭顶之灾正在悄悄逼近,面临着翻天复地的变迁,萧杀的朔风和红色的风暴同时卷来,刚过秋天,农场被军管了,到处点燃起革命造反的火焰,我所在的分场部被限期撤消,责令腾出后改成革命的“司令部”和关押牛鬼蛇神的“牛棚” ,倾巢之下安有完卵,我熟悉又热爱的工作和温馨又甜蜜的小家庭都被无情地扫地出冂,去接受“革命” 的考验!原本正常的生活马上被辗碎了,砸烂了,正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们夫妻俩带着出生只有几个月孩子被编送到+几里外-个边远荒僻的生产队,接受红卫兵革命小将的“监督劳动”和“世界观改造” ,白天是顶风冒雪的挖泥挑土修水利,晚上是挑灯夜战斗私批修灵魂深处闹革命,我们如一下堕入万丈深渊,身体极度劳累,精神迷惘苦恼,生活艰难贫困,条件简陋恶劣,快过年了,破旧的茅草屋里除了尘土什么都没有,孩子没有过冬的衣裳,每天只能把他送到四壁漏风的“托儿所“去,放在一个用稻草扎成的草窝里,一个月才几十元的生活费根本无法给孩子买什么营养品和食物,《圣经. 创世纪》里说:礼拜天是上帝赐予人类万世不变的节日,可也被“抓革命促生产” 的“最高指示”给废除了,我们靠十天一次的“ 大礼拜”到附近农民家里,用自已仅有的钟表、毛衣、毛毯、铝制品、胶鞋、丝绸被面等稍微值钱又实用些的曰用品,换回-些鸡蛋、食油和玉米粉之类的食品,很快,本来不多的家当都换光了。更荒唐的是每天,天麻麻亮我们必须把孩子抛在床上,去参加所谓的“早请示”“ 三忠于” 活动,集队军训,举着红宝书唱语录歌,跳忠字舞,颂扬“红太阳” , 我 多次要求让妻子请假留在家照看不满十个月的孩子,非但不准还无限上纲,说我对无产阶级缺乏阶级感情,更有人把我说的:“三忠于”是现代迷信,是对“老人家” 的大不敬的话打了小报告,正愁没有革命对象的“革命群众” -下抓到了阶级斗争的新动向,斗私批修很快上升到“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再也不能温良恭谦让,我被揪出来批判斗争!

幸好,七斗八斗没把我斗进“牛棚” ,但罪可没少受,冰天雪地逼我下河担泥,别人四块我“赏” 六大块,工间

别人休息我罚背语录,黑灯瞎火触灵魂的批判会上当活靶子,“九十度”“ 坐飞机” 的变相体罚样样尝过,我越不服,“革命群众” 越来劲!已过了1969年元旦,眼看快过年了,我们这个三口小家和全国的亿万大家一样陷入了深深的劫难之中。为了让小孩不挨饿不受冻,我们只有请上海家中邦忙带他赶快离开这里,2月初的-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岳母靠一位农民带路摸黑找到了我们,第=天我们轮流抱着还不会走路的儿子,踩着积雪步行几十华里来到海滨县城,送上长途汽车之前,我悄悄在车站旁找到-户农民家,脱下身上最后-件带体温的毛线衫,与他们换了-只母鸡,装进旅行包作为年礼,让岳母带回上海。

送走孩子以后,那间茅草顶芦苇泥巴墙的破屋里显得更冷清了,2月16日是农历戊申年的除夕,我和巳拖着四个月身孕的妻子在这间屋子里吃了-顿-生中最难忘的年夜饭,是两碗饭和-个盐瓦罐。屋里只有一盏风中晃动的灯泡,在散发着一团幽黄的灯光,屋外呼啸的北风穿过芦苇泥巴墙的缝隙,发出“嘘、嘘” 哨声,忽然,我抬头发现横梁上藏着两个颤动的头颅和两双贼溜溜的“狗眼” 在窥视我们这顿丰盛的晚餐,(这破房只有横梁下是用泥巴分隔,而梁上是互通的)我若无其事,并没去喝问他们,只淡淡地说:当心摔了!并不想明白他们扭曲的灵魂那种阴暗的心理,可是那两对转动的狗眼我牢记了四十多年,我常常把这顿只有两碗饭而没有菜的年夜饭,把这跳梁小丑窥视我们夜餐的狗眼,当作励志的故事,告诉当时只十个月的大儿子和还没出生的小儿子,以及他们的子女。

那两双狗眼我当然认出是谁!这群与我无冤无仇而加害我的小丑后来的可悲命运,足以使我宽恕了他们,但要忘却+分困难。著名文学家柯灵先生,在他的《回看血泪相和流》一文中写道:“事如春梦了无痕” ,过去的阴影并没有破坏我们暮年的恬静心境,因为我们没有把这种惨痛的经历当作个人恩怨。但对大是大非,我们不能因为年老而无所容心,因为我们热爱自已的祖国和人民。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