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桥水边泊雅客

曾经 渴求真理 历练 苦难岁月 终于 重获真知

 
 
 

日志

 
 

缕缕情丝忆父亲  

2011-01-16 15:5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年前,父亲离我们而去,整整五年了,我们兄弟姐妹常常思念远行的父亲,我正在和弟妹们准备办一个有意义的纪念活动,我在整理一些父亲生前从未冲印过的相片,写一些纪念的短文,打算印成单页的卡片,传发给兄弟姐妹及后辈作为纪念。正值此时,我收到小妹青青送来的文章《回忆我的父亲》,在她的空间里也读到这篇充满感情的回忆。妹妹的回忆也牵动着我的情丝,使我想起很多很多往事,我给父亲的一生作这样的慨括:一世小百姓,半个读书人。父亲平凡的一生却经历了八十多个激荡的春秋,可是他始终安份守已,任何时候都当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小百姓,一生中从未当过两个人以上的长,唯一的是家长,一生中从末管理领导过别人,只是当个被领导人。他诚实经商养家糊口。父亲可一生在不断的读书求索,追求新生事物,上世纪四十年代初他结婚成家挑起养儿育女的担子,求学深造成了他的梦想,但他曾通过函授成为立信会计学校早期的毕业生,学的是簿记会计,可是谁也没请他当会计管财务;他几十年如一曰利用经商之余,阅读、自学社会科学和马列理论,可他始终远离政治,淡泊人生;他热爱科学崇尚时尚,成为水乡古镇上世纪30-40年代最早接受新事物的年青人,打球、骑车、旅行、无线电------直至中年以后,他还在刻苦自学曰语,他一生最大的愿望和梦想就是读书,他没有功利,只为乐趣。可惜他无法选择读书,尽管满屋子书籍,满肚子经论,他还只是半个读书人。在那人妖颠倒,恶魔横行的时曰里,这位与世无争的好好先生,也难逃厄运,也被几个跳梁小丑打进"牛棚"挂上"漏划资本家"的黑牌牌。雨过天晴,他享受了尊严、享受了人生,他可以舒舒坦坦地读书,在临河的窗前、在小院的花丛边,他捧着书刊走完了人生。

 

在纪念父亲去世五周年的日子里,选发青青小妹的文章和我收储几幅相片以资缅怀父亲。

 

再过一个月是我父亲去世五周年纪念日。五年了,一千八百多个日子,是那么地漫长,如果不是阴阳两隔,我们这些做子女的就是赴汤蹈火也要去看望我们慈祥的老父亲,再说父亲也不会这么绝情地不回来关心我们这群儿女的。

 

我的父亲是一个普通的商人,他中等个头,鼻梁笔挺,眼睛不大又不小,头发有一点自然卷。父亲身上始终透着一股不一般的气质,他年轻时无论穿西装还是着长衫,都是那么地风流倜傥;到了晚年,他虽然只穿着普通的白衬衣、西式裤子,还是那么地不乏学者风采。父亲打一手好算盘,写一手好字,一辈子唯一的爱好就是读书看报。在我幼年的印象中,半夜醒来总能见到父亲在灯光下孜孜不倦地看书、学习。父亲走后,留下的遗产也就是整箱、整箱的书籍。

 

父亲给了我生命,除此之外,父亲还给了我太多的人生第一:在我两三岁的时候,是父亲把我带到照相馆,帮我拍下了人生第一张“丑小鸭”的照片;我刚懂事的时候,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父亲还是为我买回了这辈子我的第一件玩具,那是一个可以任意摆放的人脸五官贴绒玩具,只要稍微改动一下人的五官的某个部位,人的喜怒哀乐就会彻底颠覆;在我还不满上小学年龄的时候,父亲就给我买回了一个我人生的第一个书包,也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一个书包(因为后来就文化大革命了,学生上学也就只需带上毛主席语录本,根本就用不上书包了)。依稀地记得书包上的图案是一个大大的井架和一个大大的玉米。自从有了这个书包,我就天天盼着自己快长大,对上学充满着期待。现在想来,父亲为了我今后爱学习、长学识,是何等地用心良苦。在我还是幼儿时期,父亲早就把许多经典故事讲给我听了,记得有一次,我跟父亲走在乡间的小道上,父亲看着对面走过来的一位老妪逗我说:“那个老太婆可能是妖怪变的!”吓得我直抱住父亲的大腿直抖擞,现在想想是多么地有趣。

 

父亲是个正直的人,敢说正话的人,文革期间少不了要受小人的算计,皮肉、精神上吃了不少苦头,在那个人妖颠倒的年代,幼小的我是那么地无奈和无能,只能看那些禽兽不如的人对父亲进行身心摧残和人格侮辱,可他还是那样地乐观,笑看人生,从不流一滴泪。可当我十七岁那年,初中毕业插队落户到农村去的时候,当晚父亲却彻夜未眠失声痛哭。

 

父亲晚年病重期间,在我姐姐家养病,记得一次我在他病床前结毛衣,陪他聊了半天,我临走时父亲反复地说:“我今天真开心。”我当时就哭了,父辈们养育我们长大需要多少心血,我们从没说过半句感激之言,可我仅用了半天的时间来陪他老人家,他却倍感高兴,可见长辈们对我们小辈的要求是多么地低啊。

 

父亲走前不久,已经病得相当厉害,身体和精神状况都极其衰弱。一个下午,为了减轻父亲的病痛及精神负担,我推着轮椅陪父亲到姐姐家对面的体育场内的书场去听书,管理人员看到是一个不懂得欣赏评弹的人推着年迈体弱的父亲来听书,非常感动,破例免费为父亲在第一排加了一个座位(当时票已售完),而我则待在书台右侧的调音室里。一场书听下来,父亲已是疲惫不堪,可他还是坚持要到阅览室去。我扶着他进去坐下,父亲却发现他没带眼镜,没有眼镜,父亲看不清字,可父亲还是拿起一本又一本的书翻着,摩挲着,他的眼睛里,流露出的分明是深深的眷恋和无奈,他不说一句话,坐了小半天,在我的催促下,才恋恋不舍地起身。刚走到过道里,父亲看见一排靠背椅,又提出再坐一会儿。其实我当时知道父亲的心思:这个平时他天天都来的老人活动场所,今天可能是他人生最后一次来这里玩了,他想尽可能地多呆会儿,他是多么地留恋这个世界,多么地不愿离开我们这群儿女……可是病魔还是在2006年的215日把他带走,让我们这些做子女的在失去母亲后的第二十个月再一次地经受了断肠之痛。

 

五年里,虽然隔三岔五地在梦境里见到父亲,还是那么健康、那么慈祥。但一觉醒来,顿时热泪肆流,只能低声哭泣。爸,我们相约,如有来生,我们再做父女。

 

2011115

缕缕情丝忆父亲 - 金桥雅客 - 金桥水边泊雅客

 

缕缕情丝忆父亲 - 金桥雅客 - 金桥水边泊雅客

 

缕缕情丝忆父亲 - 金桥雅客 - 金桥水边泊雅客

 

缕缕情丝忆父亲 - 金桥雅客 - 金桥水边泊雅客

 

缕缕情丝忆父亲 - 金桥雅客 - 金桥水边泊雅客

 

缕缕情丝忆父亲 - 金桥雅客 - 金桥水边泊雅客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